從師隨筆 (1-5)


序言 師嚴道尊


目前的科技發展日益又新,物質的文明也進步神速。只可惜,中國的傳統學術文化卻日漸式微。現代人有多少個知道太極那陰陽互補的真正概念和理論?有多少人知道中國傳統建築物的外形、間格和分佈上的含意?


世紀以來,我國大部份對玄學有識之士,每多秘而不宣,擁之入墓,自古已是如此,可惜!可惜!在種種原因迫使下,締造了今日的學術斷層,使我國歷年來的偉大智慧無法有效地完整地傳承下去,導致被忽視被遺忘。


自小在異地成長的我,一直也對我國的傳統文化既陌生又好奇。年少時從沒想過陰陽這既相對但又互根的概念竟一直影響著我們,直到看了人生第一本《易經》。雖然在主修中國哲學碩士時總算為易學的陰陽五行觀及其潛意義打上了一定程度的基礎,可是就是沒法於日常生活中以正確的學理展現出來。


多年前,一位名師的言論,引起了我對風水學問的好奇心。


他說:「如路旁的燈柱看似一條蛇,便可以畫一隻鷹在前面尅制牠。因為鷹吃蛇,蛇怕鷹嘛。」


邏輯上看似是正確的,可是學理能解釋嗎?


記得有位朋友曾說,他家後山的形狀有如怪獸般,懷疑因此而得了怪病。於是朋友便用了以上的剋制邏輯,擺放了一個專打怪獸的超人在窗前,希望得以化解。若剋制邏輯是對,那朋友的怪病為何一直沒有改善呢?


多年來的疑惑,終於在我遇上我的恩師時解開了。


他叮囑我們:

1. 不論鬼神。

2. 不導人迷信。

3. 必須以正確學理取信於人。


他還要求弟子們珍惜先賢遺留下來的知識寶庫,更極力鼓勵我們把所學,所感,所得的,傳承給後。


故此,此書在往後的章節中,我會把多年來跟隨恩師勘察風水的真實個案,毫無保留地如實道出。對風水感興趣的讀者,切勿放下這寶!


第一章 負笈從師


柔柔的陽光照射在米色的沙發上,蔚藍晴天上偶會看到幾隻鷹自由無肆地飛翔。勤龍穿著家中的便裝,悠閒地躺在沙發上,手中拿著一本風水典著,眼卻看著窗外美麗的景色。溫暖的陽光讓人懶懶的,連站在籠前的小金也柔然地合上小眼。小金,是勤龍寵愛的鸚鵡。


勤龍回想著師父曾說過的一番話:「若想要在風水學上打好基礎,便要對金錢不要產生過大的貪念。因為利字當頭,必然會利慾昏心。到時為了向客戶討飯吃,很容易會在風水操作上作出讓步,只說客戶愛聽的話而忘卻風水的真正本質。反之,學習過程中如能除掉金錢上的利誘,堅守正規風水學理為大前提,將每一個案加以理性地分析,有系統地歸納所得的經驗,這樣的學習態度才為正確,而且也能獲益得最快。」


跟隨師父研習風水已有一段不短的日子,當中從沒忘記師父的教誨。他說不妨義務為親朋戚友效力一下,其一,因為壓力較輕,其二,則因在吉凶應驗上較易知情。在不斷反覆的實踐下,果然很快為風水的理解與掌握奠下了重要的基礎。


寧靜的下午,被突如期來的來電驚醒了。


勤龍心怕小金會發怒,趕快拿起電話來,電話那頭的人說:「恭喜你!我特意致電來通知,老師決定收你為徒弟,不知意下如何?」


勤龍呆了一呆,似乎一時間仍未明白那人所說的話。回過神後,便匆匆趕去會見師父,以求證自己沒有聽錯。


師父看著興奮的勤龍,從容道:「其實我已觀察了你一段不短的時間了。見證了你對風水學上的熱誠和努力,所以作出此決定。」


對一個熱愛風水的人來說,能夠進一步去探索風水更深層次的學問,誰不高興若離? 自此,勤龍便以助理的身份,在師父旁協助他實地勘察風水。其間當然也不忘把所學的,所見的,所聞的全都詳細記錄下來。這期間所學到的,多得有如天上的星宿,數之不盡。


第二章 定坐立向


這一實案,是位於上水的大型屋苑。


勤龍家離上水頗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先要乘坐巴士到紅磡火車站,然後再轉乘火車至上水,跟著還需轉乘新界的士才能到達目的地。因知路程須時,所以一早已預了兩小時的車程,提早出發。可是意外總是在最急趕時發生。


勤龍看著倒塞不前的車,心急如焚在心中一直念:「該死的塞車!快通行吧!快清途路障呀!我可不想因此而給師父留下壞印象!」


因被事故擔誤了半小時,當跳上最後一程的士時己離約定時間不到五分鐘。到達後便怱怱跑去目的地,遠遠已隱約看見手持羅盤的師父。


師父看了氣沖沖的勤龍,微笑道:「勤龍,你認為專業的風水師,在到達勘察現場,第一件該做事應是什麼?」


勤龍腦海馬上浮現出剛才遠看到師父環看四周的影像,應道:「必然是了解身處的環境,細心地觀察四周的外巒因素以作出初步的評估。」緊接再道:「而第二件要做的事情,應是定坐立向。」


師父點頭同意道:「那可否告訴我『定坐立向』的定義?」


勤龍深吸口氣,接著道:「『定坐立向』在玄空風水學上是第一重要的大課題。因為若未能弄清其法,便不能起出正確的飛星盤。在師父著作中亦有提及過,『坐』者,即為背。『向』者,即為面。所謂有背即有面。有坐必有向。兩者關係必為一百八十度。」


那處是屬於上水一帶樓齡較輕的屋苑,宅主姓陳,一家四口,育有兩子。外圍四周山水有情,外巒也不見形煞,環境似乎相當清靜優美。進內更發現它有酒店式的大堂,豪華會所,設施應有盡有,而且保安嚴密。


大廈門開西北乾宮,此門乃大廈唯一的納氣口,亦為進氣之關鍵。只要找對了納氣口,便可量度納氣的角度。或許大家會認為羅盤是風水師唯一的測量工具,其實並不,而且羅盤也不一定完全準確。


當日師父便用了獨門方法來量度,不但可遠在數十米外來量度,而且結果比用傳統羅盤更為精準,此法門實在令我大開眼界!


很多人都知道風水是應用眞北而並不是磁北,羅盤的天池支針所指的便是磁北,況且磁北亦會因地磁下傾而出現數度上的誤差,而且角度也會因不同地區而有所差別。

以這屋苑為例,入伙年期為2006年八運,羅盤的度數是305度,而日影的度數是299度。雖然兩者同屬坐東南向西北,但在星盤中的理氣便全然不同了。


第三章 上山下水


羅盤與日影的測量結果竟有6度之差,此誤差除了因地磁下傾外,建築物上所用的材料斷然也脫不了關係。古時的建築物大多用以木材,而現今我們所用的卻是鋼筋。而且即使在太陽下測量,亦很難避過地下我們看不見的水溝、煤氣管道,光纖電纜等的埋伏,這些都能一一影響測量結果。


風水中的二十四山,向排列陰陽顛倒,順逆推排途不同,一經一緯福禍相鄰,有如珠寶和火坑。所以操作風水的態度必需非常嚴謹,因為它是如此的精微。


以此屋苑為例,前者是辰山戌向兼巽乾到山到向,主丁財兩旺。而後者卻是正盤辰山戌向上山下水,主丁財兩敗。差之毫釐,謬以千里。若因這樣誤把衰宅當為吉宅斷,後果真不堪設想。

不幸地,兩師徒定這屋苑為上山下水的星盤,主丁財兩敗,從四大盤理排行第四。勤龍心中暗嘆。人生禍福無常,不想應命,還可怎辦? 而風水的助力又是否能夠避禍就福?


第四章 倒騎龍局


步入電梯大堂前,勤龍發現在途經的走廊牆上沿掛了八個矮瓜。矮瓜在八卦類象中屬艮卦,數象正合這屋苑的元運,勤龍心想此乃吉象。電梯門一打開,便看到宅主陳生站在門外守候。

陳生馬上走前恭敬道:「陳師傅,這邊,請進!請進!」


勤龍並沒有立即隨師父進入屋內,反而是在大門處四周打量。那時正好是下午太陽高掛的時候,太陽光的光線從上到下折射到屋內,可從大門入口處清楚望見露台外的風景。


這時師父正站立於單位內的中心點,看著羅盤沉聲道:「此處為倒騎龍局。地元一卦,山星見山,旺星見水。」


勤龍回過神來,馬上走到露台外觀察。發現在辰山方向竟有一個長長的、彎彎曲曲的泳池,不偏不倚巧妙地寄落在那,而且乾宮的外巒亦能看得見翠綠山丘。


勤龍暗自偷想:「此乃一卦純清之位,妙極!此單位本為上山下水,但竟得形巒相配之助,反為坐空朝滿格,主旺財旺丁。」


許多人均以為大門見窗會流財,那就大錯特錯了。以這陳宅為例,大門見窗在此宅反之變成速發之局。原來,所有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論。


第五章 巧妙佈局


此時,師父正把立極尺放在單位平面圖上慢慢推移,仔細地專心地研究。片刻後,師父臉色一沉道:「一白命人落灶,必須修正。」勤龍立即暗自用排山掌盤算,登時大吃一驚。


該宅長子巧屬一白命卦,落灶正是大忌。再細看孩子房門,宅門和大堂電梯偕落入坎宮。坎宮三碧木尅五黃,基本上已屬不吉,現天心木氣更入水鄉而盛,此宮不容輕視。


師父續道:「坎宮暗黃有氣可用。勤龍,替陳生把以下要做的事記錄下來。」


走到大廳,師父抬頭看了大廳燈一眼,道:「大廳燈不宜三數,宜四、六和八數。此處可放家人相片或鋼琴,但不宜放置魚缸,尤忌怪形怪物怪獸之類。另外,那處宜放一個銅鑼。按摩椅旁可放閱讀燈。」


#鄭勤龍 #風水佈局 #倒騎龍局 #上山下水 #定坐立向

Featured Posts
RSS Feed
Recent Post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Copyright©2007-2020鄭勤龍.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