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魂」


清明節的起源,據傳始於古代帝王將相「墓祭」之禮,後來民間亦相倣傚,於春分後十五日祭祖掃墓,歷代沿襲而成為中華民族一種固定的風俗。《歲時百問》中說:「萬物生長此時,皆清潔而明凈,故謂之清明。」

清明節將近,所有孝子賢孫都準備前往先人墓地掃墓祭祖,一盡孝道,表達對祖先的感念之情;這亦是中國承傳良久的儒家觀念,祖先信仰要講究慎終追遠。頃刻,勾起了當年師父與我一同前往各墓地陰宅勘察的種種片段憶記,遂此有感而書,望讀者藉此三篇小說式短文能了解源遠流長的祭祖由來及真義。

〈春天的雪〉

不知何時,白色似的雪花在空中柳絮亂舞般飄盪著,盤旋於那令人神往的天空中,無目的地四處自由散落。

孝子賢孫在道士的帶領下,以左手輕輕從土包中執起天然混成的泥土,有秩序地一個接一個把泥土輕放在先人的棺木上。

勤龍順著雪飄的方向望去,原為先人準備的金銀衣紙轉眼間已燒盡成灰。山上的微風輕吹,整遍山頭都彌漫著淒美飄雪。勤龍仰首看著天,萬般感觸地看著雪花寂落,默然無言地深思起來。

人生在世,不管你擁有多少的財富與權力,就算是富豪磅首又如何?人生走到盡頭,還不是依固萬般帶不走?那在人間日子起不是白走了?

跟主人家道別後,師徒倆走到山腰的涼亭暫休觀花,勤龍忍不住問:「經過道家儀式和後人的祝福後,先人是否已能得到安適?」

師父感嘆道:「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勤龍感觸地道:「剛才那家庭尊卑有序,大家相親相愛,今日一見,終體會到中國文化的儒家精神。」

師父道: 「各種喪葬文化之所以能夠形成,且能讓大眾接受和普遍地執行,必有其文化背景和形成因素。喪葬文化除了反映出人們對倫理道德、對靈魂、對死後世界的期望外,也如實地反映出對死者的尊重和思念。」

勤龍搖頭嘆息道:「未卜三生願,頻添一段愁。人的一生必須經歷歲月的喜怒哀樂,沉淪離離合合的生死别離。然而離合悲歡,興衰際遇,俱是按跡循蹤。」

師父點頭道: 「人之死亡,只是生命的終結,歸根於萬物之一源。氣不相離,然亦不相雜,能通自然。天下之物,有象可見,則有數可推。固死者墓地能連繫與在生者的運勢,則乃此之理也。」

勤龍回道:「任何一學說之成立,必擁其一理。只要不塞其源,用於正途,則可造福於人。最遺憾的是,今人偏信科學,硬性將其僅握之理硬套於解釋風水學上,阻塞其以外之理的可能性,甚至將生死問題的解決也變為迷信。」

師父續道:「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可謂孝矣。」此乃中國人歷來必為先人厚葬之因。

勤龍回想剛才孝子賢孫低頭垂淚不捨親人離别的模樣,此刻終於深深明白,人生在世,唯有親情才是至珍至貴。

〈困龍也有上天時〉

清早起來,勤龍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把可愛的小金叫起床(小金是勤龍竉愛的鸚鵡)。勤龍走到籠前解開黑布,探頭跟貪睡的小金說:「早晨!」然後走到窗邊,窗外的天空陰暗密雲,這是意料之事吧,太陽先生已很久沒開工了。然後悠然地跟小金吃過早餐後,再查看一下手機,確定沒收到任何說要取消行動的短訊,於是便背上背包出門前往與師父會合。

下車後再走十分鐘的路程,勤龍終於到達了山腳。勤龍仰頭望著眼前長長的樓梯,暗嘆一口氣後便快步走上。不久勤龍來到了山腰的密林,在密林中是很容易會迷路的。從山腰的密林處可隱約望見山頂,勤龍觀察著山勢的形態,大概可分出山的正面和背面的方向,依這指示勤龍大概知道沿著右邊的分叉路走便可到達目的地了。上了梯頂後便是泥路,由於昨晚下過小雨,地面便得很滑。要好小心。

由於前一天晚上曾下過雨,山上的泥路顯然變得很濕滑,勤龍小心翼翼地走著,走著走著,很快便走到了師父身旁。勤龍抬頭看天,天依然是一片暗陰,於是便向師父問道:「天上昏暗沉黑的,我們該如何使用『立碑訣』呢?」

師父道:「再多等一會吧,天色很快會好轉起來的。難道你對為師的『天星選擇法』沒信心嗎?」

勤龍急忙搖頭說:「不是不是!當然不是。」

兩師徒在山頭站了一會,勤龍突然用手指向白虎砂手方道:「師父你看,那邊已開始有陽光了,可惜照不到此地。」

師父滿懷信心的指著他們頂上厚厚的雲層道:「為師知道太陽就在這個位置,現在就只等雲層散開。」

不刻,雲層真的在師父所指的位置慢慢地打開,勤龍馬上從背包拿出工具作好準備。

師父道:「就是這裡,勤龍你把紅繩拉開然後以鐵枝定位。」

勤龍以熟練的手法拉好紅繩後便向師父舉起拇指表示「可以了」,跟著師父急忙在陽光充足的情況下以日景再一次複核度數。

師父道:「陰宅與陽宅的要求很不同,造墓葬的碑位最忌就是卦線伏吟,故每一個部署都必須要凖確無誤。」

勤龍接過師父手上的資料道:「師父選用此卦真是妙極,只是尤嫌下運便丁星入囚。」

師父道:「你看看囚宮方向的巒頭。」

勤龍仔細再看了一看資料,忍不住叫了一聲:「巒理的配合怎會配得如此天依無縫,真是天造地設!那又何囚之有呢?」

〈飛騰之兆〉

眼看離動土儀式還有一段時間,師父跟身旁的勤龍道:「請用日影複驗坐向的角度,確定是合本來棺木下金井的坐向。」

勤龍以純熟的手法迅速地把計算日景度數所需的資料記錄下來。

師父又道:「時間已凖確記錄下來了嗎?」

勤龍肯定的點頭,大聲回道:「是的!」

勤龍把日景數據交給師父,師父看後露出錯愕的表情。

勤龍回道:「師父你也覺得得愕然吧!沒想到竟會這樣巧合的。」奇怪的是若以玄空飛星數代入的話,剛巧與胡氏家族的情況吻合!

負責為胡氏辦理動土儀式的黃先生道:「陳師傅,已差不多到吉時了。拜過土地後便可以開始進行動土儀式。」

師父馬上跟勤龍道:「準備劃穴起土口訣。」

黃先生隨手拿起身旁的一份元寶準備燃點,就在這時勤龍似看到有些閃爍的光亡從元寶內透出來,然後金啡物體從元寶處向快速地飄出來。一時間勤龍眼咪起雙眼看不清狀況。但疑似元寶紙角的一端已隨風飄向數十尺遠的海灣方向。

師父道:「請先替為師準備奏章!」

勤龍凝視那越飛越快的元寶紙角回應道:「是,師父。」

就在那時一把高亮的聲音叫道:「是蝴蝶來的!」

說罷那就像羽化脫繭的金啡色湖蝶已從綠林中不見蹤影。說也奇怪,隨此之後的土葬過程都似是早有按排的出奇的順利。

辦理完此案後師父對勤龍道:「說也奇怪,當日胡氏下棺的時候,竟然一度也沒有偏差,就好像自己懂得歸位似的。故為師只用『賜杖訣』稍微移動便取得更吉之向頭了。」

勤龍回想起當日那蝶兒,就像衝破重圍迎向燦爛生命之光般的飛舞。

笑言回道:「飛騰之兆已見。」

星魂

玄空飛星中有九星,各星曜掌管不同範疇之氣;不同的星曜組合有著不同的氣場的運動規律。《說文》:「魂,陽氣也。」《論衡•紀妖》:「魂者,精氣也。」自歷代陰陽學思想:天氣(陽氣),地氣(陰氣),二氣相合,乃生人類。魂者,精氣也。星者,氣之歸宿也。星氣能通自然,故亦掌管著生人的各種際遇。

各種喪葬文化之所以能夠形成,且能讓大眾接受和普遍地執行,必有其文化背景和形成因素。喪葬文化除了如實地反映出對死者的尊重和思念,也反映出人們對倫理道德、對靈魂、對死後世界的期望外。

鄭勤龍 Master Kanlung



0 次瀏覽

Copyright©2007-2020鄭勤龍.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一切權利。